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他花了很大精力在室内机器人激光雷达上

时间:2018-07-18 10:40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  透露出的数据也足以支撑它的开放。在广州运营一年,立刻出行曾达到每辆车日均运营16.9小时,日行驶里程163公里,单车日收入278元,并且有几十块的利润,这些数据在行业中都位居前列。
 
  目前除了蚂蚁金服,立刻出行的股东方还包括险峰长青、阿米巴资本、顺为资本、君联资本、蓝驰创投等知名美元基金。
 
  在过去几年里,共享汽车行业一直在等待着美元基金到来的消息。从2017年底开始,途歌、大道用车先后公布获得海纳亚洲、百度风投、贝塔斯曼、火山石投资等融资,共享汽车行业似乎正在迎来资本的青睐。
 
  滴滴、摩拜、美团等巨头们开始纷纷入场,在贵阳、杭州等地试点运营,磨合期过后,市场或将迎来巨头的扩张。
 
  造车新势力也在加紧布局,威马汽车、合众新能源、新特汽车等推出适合B端运营的车辆。自动驾驶公司也赶赴其中,未来通过APP预约无人驾驶共享汽车的图景正在快速逼近。
 
  立刻出行提出了今年年底上线4万台、明年12万台、2020年30万台的目标,若这一计划实现,它将有希望成为最大的出行公司之一。
 
  立刻出行把要开辟的第一城选在了广州。
 
  团队认真分析了一下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四个一线城市。相比较北上深,当时广州在限牌限行方面的政策最为宽松,这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实现汽车运营数量的大规模提升。对于共享汽车这样一个线上线下紧密结合的规模性经济而言,规模大小直接影响着用户体验、运营效率与商业模型的好坏。
 
  2017年年中,被称为“干哥”的运营副总裁刘伟,带着一位同事奔赴广州。后方,王杨和其他团队成员负责谈判买车、调试软件。
 
  当时广州已有十几家共享汽车公司在激烈竞争。刘伟把目光放在与北京国贸CBD、上海陆家嘴CBD齐名的广州天河CBD。这里目标人群密集,用户需求旺盛,但成本也最贵,在别的区域一个月200块钱的停车位,这里需要1000块,最贵的甚至超过1600块。
 
  共享汽车运营一直存在两种不同的思路,一种从资产角度出发,尽可能选择低成本的网点、充电站,另一种是从用户需求出发,用户在哪儿就去哪儿,后一种就是立刻出行一开始确定的运作模式。
 
  刘伟决定把办公室选在CBD附近的太古汇。6月中旬,立刻出行在广州正式上线,首批两百台车被分配在了人流密集的三四十个网点。紧接着7月大规模推广开始。
 
  “网点在哪,我就围着这个楼打。”刘伟的打法就是“扫楼地推”,在网点附近散发广告单页、广告扇,先不追求转化,只要快速覆盖。广告语也是最简单直接的大白话,比如“共享汽车免费开”。“看起来挺low,但实际上更有策略性。”刘伟说。
 
  2017年7月的一个早上,150多人在广州的一个街口集合,听刘伟宣讲、领广告物料,“像是指挥打仗”,城管差一点以为要聚集闹事。
 
  但第一周的数据并不好看,每日每车平均只有零点几单。刘伟对此早有准备,他知道这需要“让子弹飞一会儿”。
 
  8月,数据开始出现快速增长,到8月底,立刻出行在广州实现了每辆车日均运营16.9小时、163公里,收入达到278元。而算上燃油费、停车费、人力成本等所有成本只有200元出头。相比较之下,行业此前数据能跑到日均80公里的都不多,实现单车盈利的更少。
 
  在广州一年,刘伟带领的地推团队发了将近六七千万张广告,从中获得了几十万个会员,即便现在停止了推广,每天依然有几百个驾照涌进来。开城一年后,广州运营的车辆数也达到3000台。
 
  广州的经验被复制到其他城市,截至目前已经陆续开通佛山、成都、长沙、武汉、南京等城市,运营车辆达到7400台。
 
  他曾经有过一次创业,是一家主打电动汽车分时租赁公司的CEO。那家公司从2015年7月开始上线运营,到2017年运营车辆近1000台,并且在单个城市实现了单车日毛利20元~30元。2017年的三四月份,因为股权等方面原因,王杨决定离开。
 
  当时王杨不准备继续做共享汽车,他花了很大精力在室内机器人激光雷达上,也找了很多投资人聊。但投资人们对这个项目的兴趣并不高,反而许多人建议他还继续做分时租赁。
 
  融资不顺利,王杨逐渐在机器人雷达上死了心,“我找到500万来做激光雷达的可能性是三成。但做分时租赁,找到2000万来做的可能性是七成。”他和团队把精力转移到了分时租赁上来。
 
  2017年5月,创始团队给公司起了个欢乐的名字——“山和朋友们科技有限公司”,再次开始创业。
 
  此前积攒的运营经验使得他们少了很多试错成本。比如在城市选择上,团队列出来了一个包含人口密度、驾照拥有率、人均消费水平、人均收入水平、互联网接受程度等指标的判断标准,在网点选择上也有十几个指标组成的选择条件。
 
  根据团队的分析,广州市核心四区加市周边建成区的18~35岁、有驾照无私家车的人数在110万人,按照三四十人对应一台车,广州共享汽车总容量约在3万多辆。
 
  立刻出行的打法是在一个城市投入百分之X作为测试量,广州的X是3万多,对应的测试量是两三百辆。当测试结果符合预期时,再用3到6个月时间快速增加到十分之X,对于广州而言就是3000台。根据王杨的目标,广州今年计划做到5000台至10000台,实现几分之X。
 
  但他并不会短时间内把所有车辆资源都铺在一个城市。在王杨看来,如果有3万台车,全部铺在广州形成饱和覆盖,反而会让立刻出行错失其他城市。
 
  王杨认为共享汽车是“小蚂蚁一样的生意”,定位应该是“薄利多销”。在定价上,首席运营官付聪表示立刻出行的定价定位于出租车的一半。而要实现它,就必须把周一到周五的出租率提高,这段时间内用户场景更多的是上班、商务出行,也就倒推出定价、网点选择等一系列可行的策略。
 
  车型的选择至为关键。以北汽新能源生产的EV160为例,理论上可以行驶160公里,但由于少于25%的电量时车辆将无法租用,因此一辆车最多可以跑120公里。按照此前的经验,到傍晚时,很多车辆都已经处于下线状态。
 
  2017年年中,王杨去看过一个综合工况续航里程250公里的电动车,当时价格还需要12.9万,这个价格已经可以买两台燃油车或者油电混动汽车,而且油车的残值、资金杠杆更为成熟。“在有限的资金情况下,如何更高效地扩大资产规模在早期非常关键。”王杨解释道,立刻出行的主力车型因此选择了6万~10万元的燃油或混动汽车。
 
  在增加车辆上,立刻出行采用了融资租赁+经营性租赁的方式,这使得用少量资金撬动大规模车辆成为可能,不过这样也会使加车节奏受限于合作方推进的速度。如果一切顺利,王杨希望“能加多快就加多快”。
 
  电车、油车和混动三种车型运营下来,从收入、里程等指标比较,油车和混动比电车的运营模型要好出30%。而且从出租率看前两者同样占优,在早上满电情况时,电车出租率要比油车、混动低几个百分点,而到了下午扩大到十几个百分点。在王杨看来,电车的续航里程是眼下用户做出这一选择的关键原因。
 
  不过王杨特别强调,他非常看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,未来随着续航里程提高和成本下降,电车的劣势也将被弥补,立刻出行也已经投入技术资源做准备,同时与电动汽车公司沟通定制共享汽车。
 
  付聪判断,今年下半年到明年将会有一批符合立刻出行需求的车型出现。到2019年和2020年,可能将是在全国范围内大批量采用电动车的时间点。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门文章 更多>>